椰岛文苑

一个流亡贵族的教子书

作者 : 任飞翔 编辑 :ye 来源 :海南人大网 发布时间 :2015-07-09 16:55:59

在中国历史上,发生在南朝梁元帝期间的“江陵焚书”无疑是继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的又一场文化浩劫。当西魏军攻陷江陵,以才华卓著、酷爱老庄、著述甚丰而闻名的元帝,下令将官府十四万卷藏书全部烧掉,叹道:“读书万卷,犹有今日!”便死于非命。然而,这只是悲剧的开始:由于江陵陷落,梁朝百官和士民十余万人被降为奴隶,在严冬长途步行,被强行带到西魏首都长安,途中老人、幼童、羸弱死者不计其数。时任朝廷散骑侍郎的颜之推,也沦为俘虏,在这支庞大流亡队伍中,历经劫难,一路走到长安而生存了下来。

多年以后,颜之推对此这样描述:“民百万而囚虏,书千两而烟炀。怜婴孺之何辜,矜老疾之无状。” 充满了对百姓悲惨遭遇的同情和对文化断绝的强烈绝望感。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统治者豪奢腐化、外族入侵、百姓流亡,朝代更迭,血雨腥风。从东魏“侯景之乱”到隋朝统一的这四十年间,颜之推数经陵谷之变,三为亡国之人,并先后在梁、北周、北齐和隋等四个朝代为官,他自言是“予一生而三化,备荼苦而蓼辛”。

晚年颜之推回顾其跌宕起伏的一生,迫切地希望将自己从江陵陷落到出仕北方政权等亲身经历中所学到的道理告诉给子孙后代,于是写下了被誉为“古今家训之祖”的《颜氏家训》一书,目的是要“整齐门内,提撕子孙”。这是一位父亲对子孙后代的苦心叮咛。

遭遇亡国之痛的颜之推,在书中对江南社会风气进行了批判,指出南朝败亡原因在于士族阶层“优闲之过”。梁武帝时代,由于推行宽政,文化繁盛一时,乃至后人用诗讴歌:“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但是,五十年治世也使得江南社会弥漫着一种倦怠、颓废的氛围,贵族士大夫热衷于庄老玄言,对政治不关心,实务能力缺乏,生活迂诞浮华。如《勉学篇》所记:梁朝士大夫浮薄而文弱,穿着流行宽衣大带大冠高底鞋,出入坐车轿,走路要人扶持;士族子弟则依门阀高低分享官位,只顾于仪表风采方面的事情,“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生活全靠优渥的俸禄,其结果是“治官则不了,营家则不办,皆优闲之过也”。《涉务篇》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建康县令王复,未曾骑过马,见马叫跳,惊骇失色,对人说,这明明是老虎,怎么说它是马?故事结尾,作者忍不住讽刺了一句:“其风俗若此!”可贵的是,作者的反思,没有停留在对士风的揭露和批判层面上,他提出了自己“应世涉务”的主张,告诉自己的子孙要接触实际,做于国于民有用的人:“士君子之处世,贵能有益于物耳,不徒高谈虚论,左琴右书,以费人君禄位也。”展现了一种脚踏实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在历史的长河里,有的家族崛起,有的沉沦。颜之推是一个文化上的理想主义者。虽然曾经目睹“江陵焚书”,但他以为,让一个家族延续勃兴的关键仍是文化的传承,而从官位、军功、财富及时向文化转变的家庭,则是抓住了社会发展的主流。颜之推自言其祖先“世以儒雅为业”,要求子孙勤勉求学、读书立身。他看到侯景之乱后,不少被挟持到北土的江南贵族子弟,由于没有教养而沉沦于“耕田养马”的悲惨命运,告诫子孙务必牢记“父兄不可常依,乡国不可常保。一旦流离,无人庇荫,当自求诸身耳”的道理,无论财产也好、家庭也好,都不能成为依靠,最终成为依靠的不外乎自己。颜之推对读书的推崇,颇有一种“读书至上论”意味:“若能常保数百卷书,千载终不为小人也。”又说:“伎之易习而可贵者,无过读书也。”将读书作为一种修业谋食的技艺。学习即生活,这是教育观念上的一种进步。颜之推还提出,读书做学问,光有知识是不够的,要重视对现实世界的关心,所谓“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秋登其实。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主张学贵能行、学以致用,只有把读书和躬行实践结合起来,才是真正有用的。

颜之推尽管一生经历坎坷,却得以享尽天年,官至北齐黄门侍郎。他总结了自己数十年患难经验和处世智慧,谨守儒家敦厚之道,处世以中庸为本。在《教子篇》中,他对齐朝有的士大夫教子学鲜卑语及弹琵琶,藉此献媚权贵以猎取官位的做法极为鄙视,告诫子孙:“若由此业,自致卿相,亦不愿汝曹为之!”表现出对操行气节的坚守。在现实生活中,他提出要“少欲知足”,做官只可做到中品,“前望五十人,后望五十人”,这样才保险;积财也要有个限度。因为人都有好利之心,无限膨胀的欲望,常常使自我陷入苦海之中。要懂得谦虚冲损、可以免害的道理。基于这种认识,颜之推的为人处世之道表现为适度的中庸。他作了这么一个比喻:“人之所履,不过数寸,然而咫尺之途,必颠蹶于崖岸,拱把之梁,每沉溺于川谷者,何哉?为其旁无余地故也。君子立己,抑亦如之。”意思是为人处世就像站在悬崖边上,咫尺之间关系到生命安危;从弯曲的独木桥过河,随时都有失足落水的危险,因为人的脚边没有余地。他借此提醒人们,凡事把握一个合理的度,留有余地,不可走极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因托风云,徼幸富贵,旦执机权,夜填坑谷”的人间悲剧,他一再告诫子弟们“慎之哉!慎之哉!”

有道是:“菜根切莫多油煮,留点青灯教子书”。颜氏后裔中,训诂学家颜师古、书法大家颜真卿、以身殉国的颜杲卿等,都以其不同凡响的才学与操守,印证了《颜氏家训》的垂训之功。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重视家庭教育,是我们自古以来一以贯之的优良传统。在传统文化观念中,“家国同构”是一种基本价值认知。《礼记.大学》中所说“欲治其国,先齐其家;欲齐其家,先修其身。”就是基于这种文化观念和社会责任。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报道,有媒体问诺贝尔奖获得者德兰修女,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我们能做什么?修女说:“回家,爱你的家人!”古今中外,仁人智者心气相通。在践行社会责任过程中,做好自己的本位,反求诸己,往往是最易于被人忽略的。这也许就是《颜氏家训》得以流传至今并值得我们后人一读再读的缘由吧!

(作者 任飞翔 写于2015年5月4日)

 
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版权所有   琼ICP备05002685号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人大办公楼    
邮编:570203
 
琼公网安备 460000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