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海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天涯海角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法制时空

为中国特色监狱制度鼓与呼——访原司法部副部长金鉴

作者 :记者 刘子阳编辑 :张旭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9日

  

  9月24日上午,司法部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老战士,新中国成立后获得国家级表彰奖励及以上荣誉的老同志,颁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感恩、无悔、知足、期待……这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为了党的事业奋斗了大半生,拿到纪念章的一刻,年过八旬的原司法部副部长金鉴仍难以掩盖激动和感激的心情。金鉴,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48年7月参加革命工作,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党龄70多年。

  解放前学生时代,金鉴除在校读书学习外做过一段党的地下工作,解放后历任共青团北京市委机关干事、部长和委员、团区委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中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党校校长、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司法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常委、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是中共十二届、十三届候补中央委员。

  在司法部和中国监狱学会任职期间,金鉴对我国的监狱理论、改造罪犯的学科体系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主持编写过多部专著,发表过数十篇论文,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监狱制度鼓与呼。

  不能坐机关搞务虚

  9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金鉴家中采访,87岁高龄的他虽已满头白发,但依旧精神矍铄,脸上始终挂着和蔼的微笑。

  退休后的金鉴生活充实,依然保持着读书看报的习惯,除了上老年大学外,他还参加了老年合唱团。几天前,他和老伴迎来了60周年结婚纪念日,客厅里摆放着的60朵玫瑰散发着淡淡清香。

  “我们这代人,生在革命战争年代,长大在新中国革命和建设交织的时期,打拼在拨乱反正及改革开放初期,离退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代。”1988年1月,金鉴被任命为司法部副部长,后兼任中国监狱学会会长,从此与监狱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中国监狱学会任职的18年间,金鉴走遍了全国200余所监狱,几乎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基层调研:“我始终认为不能关起门来看文件、搞务虚,下基层调研最能反映真实问题,也最能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过去,由于固有陈旧观念的影响,一提起监狱,人们往往联想到的是阴森、恐怖、脏乱、落后的不良形象,加上社会对监狱了解不多,一些人还存在偏见。”金鉴回忆说。

  “记得刚接触监狱工作的时候,很多监狱的设施和硬件很差,有的连围墙都没有,只有几排瓦房,基础设施十分薄弱。如今,监狱的硬件设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财政保障不断完善,信息化水平显著提升,改造的方式方法更加多样,监狱的规范化管理与过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金鉴感慨万千。

  重视罪犯的依法管理

  监狱是刑罚执行机关,是社会文明的窗口,监狱人权保障是人权保障最为核心和敏感的部分之一,也是金鉴始终关注的领域。

  在金鉴担任过的众多职务中,还包括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一职。

  “我国监狱在惩罚和改造罪犯相结合的实践中始终坚持依法管理,贯彻人道主义原则,明确规定了罪犯应享有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狱管理人员必须对罪犯实行文明管理,把思想教育、劳动改造和行为养成密切结合,不仅保障罪犯应有的生活条件,更要尊重他们的人格。”金鉴告诉记者。

  1994年,我国出台了第一部《监狱法》,对罪犯的人身、民事、宗教、政治、与外界交往、法律援助和发展等方面的权利进行了规定。曾有人提出异议, 认为罪犯权利保护的条款规定得太多,而对监狱人民警察的禁止性条款规定又太多,两者权利与义务规定不相对称。

  金鉴认为,《监狱法》将我国几十年监狱工作的成功经验加以法律化, 其中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广泛地规定了罪犯的法定权利。对罪犯权利保护的高度重视,是新中国监狱法治建设顺应时代潮流、与时俱进的表现。

  金鉴欣喜地看到,如今监狱的政策、法规越来越完善,改造措施越来越丰富,罪犯权利保护的内容愈来愈细致、更加具有可操作性。

  改造罪犯是不变的宗旨

  1990年4月26日下午18时37分,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发生7.0级地震。塘格木农场一片废墟,当时这里关押着三千多名刑期十年以上的重刑犯。

  得知这一消息,正在外地出差的金鉴直接赶赴三千多海拔的塘格木农场,冒着余震,顶着风雪,了解灾情,指导抗震,研究重建家园的具体方案。

  金鉴还记得,在干警的带领下犯人自发前往营救幼儿园孩子的情景:“当时塘格木农场在狱墙坍塌、农场处于严重灾难的情况下,犯人无一逃脱,无一闹事,这件事在全国引起不小的轰动。”

  事后统计,当时犯人抢险队共抢挖出被掩埋的工人、家属、儿童、干警150余人,300多名服刑人员因此获得减刑。

  这件事对金鉴触动很大:“犯人是犯了罪的人,不代表一辈子都被贴上标签,在大是大非面前,在生死关头他们也能挺身而出,营救被困学生,这令我更加坚信监狱工作改造的意义所在。”

  在金鉴看来,监狱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刑罚执行的最后一个环节:“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毛泽东监狱理论和改造罪犯思想的指导下,我国监狱成功改造了日本战犯、伪满和国民党战犯以及末代皇帝溥仪等,并改造了数以千万计的刑事犯,较大幅度降低了罪犯的重新犯罪率。这些光辉业绩,向世人证明了我国监狱执行刑罚同剥削阶级的旧监狱截然不同,对罪犯不是单纯实施刑罚,而是怀着党的最终使命是解放全人类的思想境界,根本目的是把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和对社会有用的人。这充分显示出中国监狱工作的鲜明特色以及它的先进性。”

  “当前加强党对监狱工作的领导尤为关键,七十年监狱工作取得了不少新经验,也有许多不足,监狱工作的体制、机制、管理、改造、安全和干警队伍建设,需要调查研究摸清规律进行改革,以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对于未来的监狱工作金鉴充满期待充满信心。(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子阳)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人大办公楼

琼ICP备14001308号 邮编:570203

琼公网安备 46000002000006号